就是fanfiction,不管在哪裡都可以萌上冷CP的我
年齡有點操作我知道有女朋友啦但是我就寫了,介意的人趕快離開杯

邊助教伯賢xi×大四生都暻秀同學
►K-POP真人CP,想想還是要說明一下
►是架空


 PART-1
/戀人是彼此戀愛的人

  唷,真吵。

  都暻秀的耐心只剩下應付指導教授挑剔時按捺住自己不回話而已,惟二知道自己古怪脾氣的其中一人早就不知道溜去哪兒了,而另一個則是正用力敲著公寓鐵門的學弟金鍾仁同學。

  他嘆口氣,幸好方才已經去補了個眠,作品做的也尚且順利,表情管理還勉強做得到的都暻秀緩慢地走向門邊。「暻秀哥,下次直接給我鑰匙好不好。」心情看起來滿不錯的表演系學弟正抱著自己前幾天叨念著的工具走進來,熟門熟路地拿起櫥櫃裡的拖鞋走入室內。


  「?伯賢哥不在嗎……」他看著難得乾淨的客廳得出了此一結論,坐上那淺米色的沙發,一樣樣將都暻秀需要的工具放到桌上,隨後走進客廳的都暻秀昂了昂頭問他要不要吃些餅乾,前幾天做的。金鍾仁有些無語的看著明明忙到要發瘋卻還有空作餅乾的都暻秀,「好。」但他還是想吃。

  「杏仁口味的。」瓷器與木製桌面碰撞,他隨手拿了一個放置盤內的餅乾,咬下去時脆的落入口中,「我正想買一台烤箱。」都暻秀挑了挑眉摸過金鍾仁搬來的器具其一,看著滿臉笑意的都暻秀金鍾仁也彎起嘴角。

  「我媽說家裡也用不著了,既然你想做甜點就交給你了。」
  「下次新年會過去一趟的,真是謝謝了。」

  都不知道誰才是她兒子了。金鍾仁看著翹起唇角洋溢青春笑容的都暻秀,自小就是青梅竹馬的兩人,因為搬家而離開首爾的好青年好兒子都暻秀被金鍾仁的母親幾乎是年年叨念著,若不是那相似的五官金鍾仁都不願相信自己是她的兒子。

  「沒拿給伯賢哥吃?」
  「為什麼要一直提邊伯賢啊?」

  他暗忖著大概明天下午出去一趟都還來的及,設計新的西餐菜單當作最後一項成績什麼的,他想了很久自己果然最不擅長的是西餐。要是能一直做甜品就好了。邊伯賢說想吃芒果什麼的……該死,為什麼要想他阿。

  「吵架了?聽到謠言了?」

  一臉不悅地走回客廳準備開電視來放空腦袋度過跟小學弟的悠閒時光,剛才傳簡訊來的組員也說報告的交出去了,總算剩下那該死的菜單。被一道看好戲的視線直直瞧著,嘴邊勾著類似嘲諷的笑,「暻秀哥要有危機意識一點啊,邊助教可受歡迎的呢。」他眨眨那雙大眼睛,有些慌亂地四處游移著目光不再對上金鍾仁調笑的臉,「我以為你是聽到邊助教跟教授女兒去相親的事了呢。」

  「我是聽說了,還見到了。」撇撇唇。假裝沒聽到金鍾仁倒吸一口氣的聲音,原先只是想擺弄一下都暻秀卻沒想到事發現場還被目擊了,這下真是要死啦邊助教。他慌亂地拿起手機,按壓著螢幕像是在傳遞什麼訊息一般,只是還來不及摁下發送,手機便被都暻秀抽走了。

  「我沒生氣,鍾仁。」他說的話有些底氣不足,已然與方才有些慍怒的聲調全然不同,他略略的看下發送人寫著邊助教,將訊息全部刪掉。「至少他還沒回來收行李就萬幸了?」

  話音方落,屬於都暻秀的手機屏幕亮了起來,好死不死來電的就是那個事主。金鍾仁惴惴不安的看著都暻秀的神色,沒有異常變動,就接起電話。「暻秀啊──」

  「今天回來嗎?」沒有任何的發語詞,都暻秀僅是自顧自地將想說的話說出口,金鍾仁彷彿能看見遠方邊伯賢沉下的臉色,幾分鐘的沉默像是一世紀。

  「今天要幫教授整理他的論文,幾天後才回去。」
  「啊,是嗎。」

  他想起自己似乎老得不到那個邊助教的好臉色大概是自己老在都暻秀的身邊繞來繞去的緣故。但是老實講,有些時候是都暻秀黏著自己喔,真的

  「住你家喔,鍾仁。」

  例如現在。



  「你這幾天住在金鍾仁那裏。」
  「啊……是呀。」

  疼痛感從手腕攀上,刺骨的寒意竄入薄襯衫內,都暻秀忍不住顫抖,一直戴著不悅神情走在前方的邊伯賢終於停頓下,有些粗魯的脫下自己的外套拋到他身上。而對方只是接著卻沒有下一步動作,這讓邊伯賢又煩躁起來,甚至想掏出菸盒抽支。「呀呀,都暻秀、穿上。在我還有耐心跟你說話之前。」

  「你生氣我幫金鍾仁做飯,生氣我住他家?」
  「嘿,我有沒有說過我最煩你這點、」
  「什麼事都理的一乾二淨?嗯,這種情況下是滿常的。」

  邊伯賢察覺到自己似是無法在掩蓋內心焦躁氣憤的思緒,微微彎起的嘴角更像是嘲弄。然而他嘆氣,卻仍舊拿過前幾秒丟給都暻秀的外套,還存有一些溫熱,扳開那副小小身軀硬是替他穿上,對方則是撇過頭,不願再讓他吐出的氣息擦過鼻尖。邊伯賢才想到他似乎也許久沒看見不滿情緒的都暻秀。至少那些不滿都不是針對他,除了這次。

  「我也生氣啊。」在漫長的沉默之中,流轉著他與他不經意的視線交錯(對都暻秀來說是的,邊伯賢的視線倒是沒有移轉過),還有都暻秀那緊緊絞著自己外套而失去血色的手指。手環著胸,迎著他的下文。「你不也跟女孩子出去,還說要整理什麼論文。」

  哇哇,大發呢。

  突然思索到這傢伙可是吃醋了呢,更仔細一看,對任何事情淡然的都暻秀說完後又轉過頭,死死的咬著下嘴唇,總是閃爍光點的大眼現下也無力地垂下。邊伯賢按捺不住的滿腔歡喜騰上原本充斥不悅的臉,走向低著頭哼唧的深髮少年,可愛的要死了阿,這可怎麼辦呢。緊緊的摟住、果不其然劇烈顫抖的他、然後輕吻了他的額間。

  邊伯賢扯開聲帶,異常嘶啞的低呼著對方的名字,因為不安與害怕而顫抖著的都暻秀將身體緊縮在那人胸懷,不想讓他看見自己因忌妒而扭曲的臉龐,因他低喚名字而燒燙的耳根。

  熟悉的、竭盡他溫柔的邊伯賢。

  「知道哥就喜歡你吧。」從來都只是喜歡啊。被擠扁的像是撒嬌的話語竄入耳膜,邊伯賢更高高提起的顴骨顯示了他的好心情,瘋狂跳動的心臟不斷輸送血液,刻意靠近對方耳朵,擦過耳骨的吐息讓對方簡直要綣曲到極限。「怕你太有壓力啊。」

  「知道了,你就是個瘋子邊伯賢。」微微扭動的身軀像是要掙脫。

  乖順的放開想逃開的都暻秀,他大大的笑容變得刺眼,每一句低聲訴說都性感的要了他的命。將都暻秀拖往他的機車,遞給他安全帽的同時,他的話語都要他失神。


  「小心點啊,都暻秀。我不是在開玩笑喔。」
  「真的會因為你瘋掉的。」

  搞什麼啊……跟教授女兒相親的事都還沒跟你算帳呢。機車時速超過六十了啊,喂喂。別無選擇攬緊邊伯賢的都暻秀卻笑了出來,知道西餐要做什麼了呢。

-FIN-

 毫無疑問就是想寫甜到無所適從的白度#
 喜歡染黑髮禁欲感十足的邊先生,跟只在戀人面前表現出醋意的大男孩
 寫了之後猶豫很久要不要PO出來,會不會有什麼影響,有點怕東怕西希望不要太介意啊各位就是單純的幻想小說而已也因為是PART而省略了很多前因後果(簡單來說就是只有自己想交代的地方)希望能因為這樣而感到一點點幸福就好了
 
 謝謝觀賞。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mmxxx0518.blog.fc2.com/tb.php/8-b7730eb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