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圭×南優賢
△《THIS IS INFINITE》E02衍生△


  「因為我再也不想再喜歡哥了。」


  死死的咬著下唇,不讓自己有機會再開口挽留那個即將要走的人。當他假裝惡聲惡氣的質問南優賢為什麼不是投給自己的時候,他說他不想喜歡自己了。,儘管金聖圭試圖不露出質疑、受傷的表情,但他仍不敢想自己的臉色有多難堪。一直追逐著自己的南優賢說不想喜歡了。

  不去看他遺留下來的寂寥色彩,蹲下來雙手抵著自己的太陽穴,早在那男孩向自己告白之時自己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他努力不去展露不安的神色,為的就是心無旁鶩專心一意的給南優賢他的心,死也要牢牢的把那個男孩抓住。

  可是,他想,一切都結束了。
More Bark than Bite.
刀子 嘴  豆 腐心




  「那個,聖圭哥還沒有來呦?……」
  「啊、他說等等就會到了。」

  金聖圭最近很常獨自遲到,甚至是練習時間過了才慢慢出現,卻從不做任何解釋。他臉上覆滿的疲倦神態讓他們問不出口,時間過了也就叫他們快點回去準備等下的事情。不管問什麼事也都緊緊擰起眉頭趕他們離開,如蜜的聲音卻沙啞的難聽。只剩下經紀人哥知道他的位置,可他像是被下了封口令一般有關金聖圭的去向一概不回答,只是像是跳針一般重複著等等就會到了。

  在兩星期間團體綜藝節目也依舊在拍攝當中,可謂是除了在早上起床以後見著金聖圭最長的時間。他仍然毫不留情地吐槽且攻擊弟弟們,甚至是在女心擄獲那一次拍攝做出了跟實際上相差甚遠的搞笑舉動。讓他們感到奇怪的是那天拍攝他拉過金明洙磨蹭鼻子的動作讓幾個人怔愣不已,而在攝影機關閉的時候他卻面無表情,且不發一語。靜靜的看著他們互相打鬧說節目的事情,不然就是塞著耳機睡覺,一次兩次他們覺得只是金聖圭太過疲勞,可是愈加頻繁的疏遠感總算讓他們感到不安。

  在五人一次又一次無果的談話終結後,決心找向另一個最近沒有很常跟金聖圭膩在一起的南操練先生,思考良久的結論是派出覺得「優賢是最好欺負的哥」的李成種去找坐在客廳看著節目哈哈大笑的南三哥。


  「優賢哥……你跟聖圭哥是?」身為老小的李成種扯著南優賢的針織毛衣,他的聲音有些膽怯而軟嫩,南優賢攀在液晶屏幕的手指一頓,接著繼續滑開聊天群組,不願意回答。「優賢哥!我們真的很擔心聖圭哥跟你嘛……尤其是你看聖圭哥最近常常自己消失不說,尤其是拍攝完就一個人在發楞耶。」

  南優賢翻過身子,眼睛彎著的弧度宛如困惑,「結束了。」平靜的敘述,聲音不大不小卻足夠讓在廚房等候的其他四人聽見,手機鈴聲打斷了南優賢原想接下去的話語,手指滑開、口中嚷嚷著至親好友的名字。

  他們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這種衝擊所帶來的情緒,從交往以來便常在眾人前親密的兩人卻說了結束,而且顯然提分手的是那個毫不避諱想讓所有人都知道的南優賢。「我要出去喔,可能會很晚不用幫我留燈。」

  「去哪裡?」一整天都沒見到人的金聖圭站在門口皺著眉頭,他看著手機亮晃晃的眩著20:47,著實嚇著拿起手機就要出去的南優賢跟其他五人,他對他們錯愕的神情不以為意,逕自脫鞋走向沙發坐定,拿起遙控器轉掉有點吵鬧的節目。

  「呃……91Line的聚會啊。」現下看到南優賢的神色僵硬且不自然的口吻讓他們都替南優賢暗暗擔心,金聖圭的小眼睛向上瞟了三、四秒,喬好了枕頭跟身體的角度,舒適的躺在沙發上。

  「喔,回來的時候帶幾瓶啤酒。」說話的語氣沒有前幾周暗暗瀰漫的低氣壓,他的視線沒有在停留在南優賢身上,看著電視隨著來賓的身體搞笑哈哈大笑。南優賢見他沒有要攔阻自己也樂得快活,踩著輕巧的步伐要去參與聚會,卻冷不防地又接到金聖圭與大笑聲不同、生冷的話語:「外面很冷,穿這樣感冒回來會被經紀人哥揍死。」

  稀鬆平常的話語卻讓在場的人不約而同察覺到差異,不是被「他」而是被「經紀人」揍,金聖圭似乎又回復到從前,回到沒有交往的狀態,只是照常關照自己弟弟的行蹤而不多加干涉他們的私人行程,要他們穿暖些以免感冒會很累而不是因為他會心疼。總算明瞭這些天金聖圭古怪的原因的孩子們不多嘴什麼,各自離開廚房去做自己的事情。只剩下李成種因為最接近金聖圭而被他拉過來陪他看電視。

  南優賢嘟囔著我只是不想被經紀人哥罵而已一邊走回房間拿起較保暖的外套,走出房門時看見金聖圭笑到整個人掛在李成種身上,只剩下0.1的視線只容下正在搞笑的來賓,李成種也似乎忘記方才的尷尬,跟著哥哥一起歡騰。他在玄關低低的喊聲我走了,金聖圭朝他揮了揮手說別忘了我的啤酒,李成種也向自己說聲掰掰。

  他搓搓手,外頭的天氣真的如金聖圭說的一般寒冷,難以解釋這種心理空蕩蕩的感覺,只是感覺到外套內手機震動的聲音,或許是朋友來催促他了也不一定。大步邁向電梯,才想起那個原本應該在十一樓的人為什麼不是回房而是來四樓呢?明明為了不看到自己都特地去買了台電視……

  這樣一想,分手也是好幾個月前的事了。


  站在路邊攔了台計程車,講了目的地後就開始任由意識四處漂流。想想金聖圭當時對自己的話語似乎不痛不癢,甚至不給自己一句答覆、無論是好或不好,他都想再聽到他對自己決定的感受。可惜他沒說,氣極的自己就像賭氣一般轉身就走。如果再多留一秒鐘,他會不會破口大罵,還是仍舊面無表情的直挺挺站著。

  「到囉,總共是……」他輕聲對司機道謝,看著倚在酒店門口的至親好友,身上混雜著裡頭各種粉香,但自己本身的輕柔香味卻沒有被全部掩蓋。「基范啊──」百般聊賴滑著手機的男子聞言抬頭撇了他,喃喃念著這麼這麼久,半拖帶拉的將他揣進某個包廂,孫男神已經玩脫了開始大唱師妹的歌曲,跳著那些舞蹈像是宣告沒玩個痛快今晚不會回家,幾個人也跟著孫男神在那裏吆喝,喝著幾瓶價格不斐的酒,而拉著他進來的金基范勾的眼線在這裡的光線倒也迷惑他的神智


  「幹嘛,看你兄弟看到癡啦。」他伸手推了下那個直瞧著他發楞的南優賢,為了掩飾尷尬他用手搧了搧風。這裡空氣不流通。這樣蹩腳的理由聽的金基范哈哈大笑,「跟聖圭xi分手後沒去找個漂亮女孩來解解饞?」向來聽慣金基范惡毒話語的南優賢也只是冷哼一聲,倒是那個跳了兩三首就有些疲累的孫男神拿著杯子來給南優賢,順便探探話風。

  「難怪俊亨哥最近一臉醉茫茫的樣子,是被你們隊長召喚啦?」
  「以為在玩遊戲啊孫東雲。」
  「不啊俊亨哥玩遊戲很弱的。」

  他不耐煩的啐口,怎麼交到一群沒良心的朋友整天拿著金聖圭來調笑他(可也不想想交往時是誰整天拿著金聖圭來閃光他們),「俊亨哥的形象可是越來越不良了。」想起在睡在錄音室的哥哥身旁只有可樂卻但有點酒味,累癱的樣子真叫自己不忍。眼下看著這南優賢煩躁的樣子總也讓他心情愉快一些。

  「趕快跟你圭哥和好吧,轉那迂迴的小心思你圭哥怎麼知道呢。」涼涼的撒來一句話的金基范輕輕的碰撞南優賢的酒杯,看那人臉更蒙上一層陰影他也不知道該嘆氣還是該安慰。「就算是分手也無所謂啊,就死皮賴臉的要求復合,你不是臉皮最厚了嗎南操練。」

  「你也去跟你家隊長和好啊,他不是脾氣最好了嘛!」一時氣惱就那樣脫口而出,卻沒有如預期般迎來金基范的冷眼,他停頓了一會兒,然後笑開。「不會吧,金基范、你也跟他……」

  光線透過黃澄的液體折射閃爍他的眼,他不加多想的一口乾盡,「早就和好啦,南優賢,你的消息可真慢。」不管身旁的人大聲嚷嚷,逕自滑開手機,晃晃簡訊上的發送人姓名,「這可不就來叫人了。」

  南優賢嘟起嘴看著一臉得瑟的金基范正在跟遙遠的李珍基討價還價中,孫東雲倒是鬧他鬧的歡脫,他也雙手一攤就讓男神大人拼命的灌他酒不說,也被拱上去唱跳了好幾首女團歌曲。心裡知曉這種場合不適合他們心靈的深度交流,就乾脆一點讓吵的耳朵痛的電子音樂洗淨自己一切不開心,還有他。


  「要陪你回宿舍嗎~♪」似乎是尋回那僅存的良心,金基范在散場的時候拉著他的肩像是調笑實則認真的詢問,他看向金基范無比認真的雙眼只是笑了笑。

  「你乾脆帶我回你宿舍。」
  「也可以啊~♪」

  看著對方漫不經心的口吻卻是真的拉著他要坐進計程車回他們宿舍,他趕忙拉住對方:「不用啦,我還要幫圭哥買啤酒回去。」見對方挑眉,他擺擺手補了句這又沒什麼,金基范才總算鬆開鉗住他肩膀的手。

  「珍基哥等等要來,我們還是一起走吧。」像是對待小孩,南優賢小心翼翼的揉了揉那燦金的頭顱,謝謝他無言的體貼,事實上,他被孫東雲拉著跳著唱著體力也的確到了一個極限,有熟人相伴總比一個人坐計程車好多了。

  兩個人站在酒店門口,吹吹夜風試圖讓腦袋清醒一些,眼裡首爾的天空沒有幾點星芒,只有漫地的霓虹閃爍,金基范在一片沉默許久後緩緩啟口:「你圭哥不是疼你疼進骨子裡嗎。」

  「是嗎。」
  「除了粉絲以為你們是在做粉紅以外其他人都看的出來喔。」

  硬把睡死的張東雨叫起來開車載他回家,買解酒液給他喝,當眾說出最信任他……甚至認真考慮要去考駕照跟買車這些事情,這還不夠疼愛他嗎?望去那個在自己面前總是笑得開懷的南優賢,明明只站在離自己兩步遠的地方卻全身籠罩黯然失措,總是亮恍恍閃的眼眸失去光,像只失寵的小狗。

  「啊……」他走過去勾起南優賢的手,一邊低語著珍基哥來了一邊把他推上車順便拉好安全帶。「休息一下吧,到了便利商店在叫你。」南優賢想著金基范那傢伙大概是在心裡忖度了好幾百回才能只吐出那句嘆息,感謝他難得的停止碎念,又覺得這副模樣的自己真夠難堪。



  小孩早就趴在自己肩膀上睡去,看著時針只在1和2間的空白,他輕輕攬起李成種對男孩子來說太過瘦弱的身軀,將他帶回房間。「好夢呀,我們成種。」他看著那個弟弟乖巧睡去的臉龐,在眼眶印下的青紫不免感到有些心疼,卻只能在深夜無人知曉的時分傳達他對他們的關愛。金聖圭知道自己扭捏,總不願當面對他們表示自己的心情,甚至對南優賢更是如此。

  他坐在沙發上百般聊賴地轉著已然靜音的電視,搜尋著自己留在四樓的理由,我要等南優賢把啤酒拿來給我啊,總不能讓他一個大概已經喝醉的人跑上十一樓又跑回四樓吧,這種麻煩事還是哥來做吧。看著夜間重播的綜藝節目不免有些無聊,打了個呵欠決定拿起手機繼續摧殘自己的眼睛,螢光打在自己臉上的瞬間他聽到門打開的聲音,看樣子不怎麼醉的南優賢拎著一袋啤酒跟解酒液開門錯愕的看著他。

  我以為……那個,你上去睡了,想說明天再拿給你。他的話語有些侷促不安,從門後探進來的燦金腦袋讓金聖圭頓了住,明朗的聲音說著到家了就好好休息吧my賢,接著一陣輕巧腳步,一切又回歸平靜。

  「太晚回來了。」金聖圭看看時間,都要到了凌晨2點。對方回應他的只有幾聲乾笑,然後滿滿沉默堵塞住發聲的孔穴。「酒我就拿走了,早點睡吧。」

  「你要去哪?」
  「回11樓啊。」

  他無言地看著問那白癡問題的南弟弟,眨著無辜眼睛,眼尾沒有像笑著的時候一樣勾起,被小燈照上還閃爍水光。「幹嘛,發現甩了我很難受。」金聖圭低低地笑出聲,以為這個玩笑挺有趣似的。可對方暗暗點點頭又叫他吃驚。他放下塑膠袋,順了順他有些蓬亂的髮,「怎麼?醉到連少女情懷都出現啦。」

  他乖乖的站著,像等著聽訓的小孩,只聽見金聖圭那幾不可察的嘆息,和他自己呼吸的聲音。他沒有醉的難受,只是胃慣例的絞疼,意識更是被那樣的痛扯的清晰,但南優賢卻始終看不懂金聖圭的每一個舉動。吻上微微翹起的嘴唇,他知道自己唇齒之間留有一點未退的酒氣,金聖圭似乎遲疑了一下,才決定回應他小心翼翼的嘴唇,含住下唇追逐著他靈巧的舌捲起,又舔過他被酒精覆蓋的牙齒,猜測著對方會不會沉醉於自己,舌頭交纏發出的嘖嘖水聲還是蔓延到喉頭的劇烈心跳都鼓譟耳膜。

  撇開頭,不再對上南優賢那對過於清澈的眼眸,閃爍著依舊讓自己心動的光輝。「記得嗎,是你說不喜歡我的,南優賢。」

  我後悔了。厚臉皮的說著。

  「可是吶,優賢。」

  他聽得清楚金聖圭在離開前對他說的話。甚至能描繪出他細長手指放下胃藥的畫面,溫柔揉捏自己耳朵的動作。喀咚一聲,說錯了啊,基范,他才不吃我這一套。眼裡蒸騰著熱氣,像是一個眨眼那些感傷都會傾巢而出。


  「世上沒有後悔藥喔。」

-FIN-


  他賴在11樓看電視,無論那個小眼睛的男人如何瞪視他或著開口要他滾回樓下他都文風不動。「呀!……真是受夠你這小子了。」坐下來轉著電視,準備要看自己弟弟新演出的電視節目。

  滑開手機準備當個宣傳小天使,不去理會旁邊那個哼哼唱唱的聲音。發出後幾分鐘,手機傳來消息,挑起眉來看了隔壁那個好像很認真在看電視的人,滑開手機回復他。餘光瞄見他喜孜孜地點擊看回復,下一秒就用著宛如深閨怨婦的表情牢牢盯著自己。「……幹嘛,不會講話就認真看電視。」

  「幫你認證一下啊,還不是因為圭哥有前科。」
  「我後來也有用電腦看了。」
  「明洙跟浩沅的就乖乖死守本放,差別待遇嗎。」
  「嗯,對啊。」
  「圭哥圭哥圭哥圭哥圭哥圭哥,理我呀金聖圭!」

  無限循環著稱呼著跟順勢牢牢抱住自己手臂的南優賢順利引來金聖圭的注視三秒鐘。

  「哇哦,南優賢你能不能閉嘴到廣告啊?」

-END-


 最後南優賢到底有沒有挽回壞男人的心呢,有機會會寫續呀哈
 最近K-POP發生好多事,才剛看完EXO's showtime說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mmxxx0518.blog.fc2.com/tb.php/7-409a76b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