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了龍PD大人什麼答應成為我的人的聖圭呀阿,我也喜歡龍圭,沒想到俊亨比聖圭小T.T

俊亨好可愛


龍俊亨×金聖圭
THIS IS INFINITEE02衍生

想睡覺的日子

龍俊亨×金聖圭

  「龍製作人,寫首歌給我嘛……」睨了一眼趴在自家沙發上的金聖圭,嫌空氣悶熱而捲起的褲管露出兩條白晰小腿,見著主人來了也絲毫沒有要移動的意思,牢固的黏在酒紅上。龍俊亨嘆口氣,第一次跑來自己家說安靜的那傢伙之後真把自己家當作旅館跑,無論心情好或不好、行程忙或不忙都會來這裡蹭頓飯。「龍製作人,龍製作人──」

  拉長的甜膩語音突然放大許多,湊上耳際的熱氣混雜著金聖圭身上的柔軟香味沾染他的身體,一把攬住金聖圭坐下,聽到了聽到了。口氣中帶著無奈的寵溺,明明是比自己大的哥卻老是撒嬌。嚙著金聖圭柔軟粉色的唇瓣,未上妝的小眼睛沒有勾勒那帶邪氣的眼線。「有時間的話我也想替你寫一首曲。」

  適合你的,只適合你唱的歌。

  像是終於達到目標,他鬆開勾著龍俊亨手臂的手,拿起桌上的草莓吃了起來,眨巴眨巴的小眼睛充斥喜悅歡騰,嘴上不嫌忙地哼起龍俊亨的SOLO主打,「等等有事嗎?」他沒有看向自己,視線彷彿是在對草莓說話。

  「你等等沒有行程嗎,聖圭?」他瞇上眼睛宛如有些睡意,頸肩上掛著濕漉漉的毛巾,金聖圭卻毫不猶豫地再度蹭上。想跟你在一起。他有些沙啞的聲音與方才甜膩有些差別,龍俊亨不太確定這是不是一種試探、一種邀約。「你最近不是很忙嘛,回歸前夕……」他攀住自己的身體有些顫抖,低喃著:我不忙阿。龍俊亨不清楚他從何而來的膽怯,興許他只是有些累了。

  他的聲音有點疲倦,將頭埋入他的頸窩咬著他的鎖骨,時重時輕的力道讓龍俊亨擰起眉頭,卻沒有喊出一分聲音,「俊亨啊……」看不見那個可愛的男人喊自己的表情,但他仍然微微低下頭想窺視。「我今天不忙,明天也沒事。」擰住自己寬鬆T恤的蔥白手指用力的程度像是要把自己衣服拉壞。

  「……今天陪著我……」


  彷彿是因為看不見龍俊亨的臉才鬆懈下,顫抖的聲帶像被蜜糖糾纏上黏膩,尚未長長的黑色瀏海磨著他的下巴,有些搔癢。「我在這裡,聖圭,我在這裡。」他輕拍著他的背部,懷裡的那人像隻小貓執拗不肯抬起臉,似乎在哭,領口有些濕,一顫一顫的肩膀像是證明龍俊亨的猜測,他不知道金聖圭發生什麼事,也從未看見金聖圭在自己面前哭,或許是在隊裡遇到什麼事了吧。

  想起對方弟弟們有時會說出讓金聖圭自責的言語,儘管他在酒席間有些抱怨地提起但又迅速地為他們辯駁,他還真以為金聖圭沒事。以為他全都不介意。金聖圭過於擅長隱藏那些悲傷生氣的事情,讓龍俊亨都差點兒信以為真。忘了這傢伙猶如玫瑰一般尖銳細小的刺,只看見他貌比花的容顏。有些用力地拉起金聖圭的頭顱,實際上看見他的眼淚卻又措手不及,粗魯地抹去臉頰上的眼淚。

  「痛啊,」他小聲地哼唧,擰起的無辜八字眉控訴著他粗魯的暴行,小眼睛已經停止流淚的反應,只剩下鼻頭跟眼眶有點紅,「只是有點煩。」龍俊亨嘆氣,帶著濃濃鼻音的小傢伙更縮成一圈窩進他胸懷,總讓他錯以為他想陷入他的世界裡。

  竄入他鼻間融入細胞中的他的香氣,浮沉在血液中侵擾他的思慮,金聖圭一動也不動,連呼吸也都是小心翼翼的輕巧,龍俊亨乾脆閉上眼睛舒緩乾澀的眼球,才發現他家真的是靜得不得了,尤其是在連大哥都安靜睡去的現下。沒有多想自己在金聖圭心目中的地位,因為他自己把金聖圭擺在哪裡他也不清楚。他們的關係是戀人嗎?就算曾多次的想要問出口,但他那雙似醒非醒的眸子乾淨的太過純粹,自己可怕的狂想的要獨占他的這種情緒就像瀆了他的美好。

  「前輩nim……」

  開口低喚時,微涼的撫過因為乾澀而起皮的下唇,他仍舊閉著眼睛,輕輕哼聲算是回答,偶爾會在私底下用那軟嫩的語音喊著敬稱,他想,或許是他的小趣味也不一定。側耳想聽著金聖圭的話語,卻遲遲沒有迎來下一句話,半撐著已經快要消弭的意識,那雙像狐狸的小眼睛正揪著笑。「可以睡你的床嗎,我不想睡沙發。」

  聽著對方撒了多層蜜的話語,沾染他乾澀的喉嚨,咬著牙吐出的字句卻帶著委婉的同意與遷就,「還真不給我回去了啊,聖圭。」金聖圭低低的笑著,湊上唇親吻他的嘴角,宛如蠱惑地喃喃,捨不得走啊,怕你寂寞呢。撐起身子,拉起龍俊亨懶躺的身子回到房間,繚繞著屬於龍俊亨的香氣。「明明沒做什麼也覺得好累。」

  「要做什麼嗎?」龍俊亨看著在自己床上滾動的那人毫無危機意識提出的話語,寬大的針織毛衣傾瀉肩胛一片春光,可龍俊亨瞥了他一眼,只是窩進自己的棉被裡打算睡覺。「前輩nim……」不去多加理會那人像是邀請的言語,逕自閉上眼睛。

  你可以去洗澡,衣服隨便穿……我累了。

  聽見龍俊亨真打算不搭理自己的樣子,金聖圭垂下無辜的眉毛按著對方的話語前往浴室,走到浴室看見鏡子才發覺自己狼狽亂翹的黑髮跟略為浮腫的眼睛,把衣物丟進對方的洗衣籃中,混雜了他與他的衣服,想,他不會介意的。

  龍俊亨在床鋪上滑著手機,模樣倒也沒有那般疲憊,只是不忍心看到一臉狼狽的金聖圭才想趕他去洗澡,想起金聖圭方才那般落魄的姿態,與節目上口才伶俐的他全然不同。「……只有我能看到這樣的你嗎?」怎麼可能,他下意識吐出的話語旋即又被自己否認,他想他的弟弟們真是幸運,能夠佔有這麼可愛的男人。

  拿起金聖圭的手機隨意的翻看,儘管想過各種金聖圭可能會生氣、甚至火大但他還是拿來看了,不去翻看他的聊天紀錄,僅僅只是觀看他的社群網站(雖然用自己的手機看也一樣)就讓龍俊亨覺得跟金聖圭走的更近一步。好像太容易滿足了,他咯咯的笑出聲,正好對上金聖圭從浴室走出的那秒。他狐疑的眼神上下打量自己,或許在他看來自己就是個莫名其妙笑起來的怪人。

  「不是要睡覺。」扁了嘴,幾乎是跳上床的金聖圭壓住躺的妥妥的龍俊亨,似乎啃咬一般的力道吻上他的刺青,他假裝吃痛的皺起眉換來小傢伙泛起狡黠水光的注視。拍了拍自己身旁的空位,示意金聖圭躺進去的同時他才看到對方拿了他的手機。「看了什麼?」

  「你很多訊息,」這不是謊話,幾乎是每隔五分鐘一次的頻率亮起的通訊系統,忍住笑幫他把棉被蓋好。他那又再度擰起的眉頭不到五秒後鬆懈開,但那緊皺的力道轉移至按下關機鍵的食指。「關機不要緊嗎?」


  「反正是休假,我也累了,想睡覺。」刻意地打了個大呵欠,自作主張的關了燈。「明天你沒事吧?」

  「睡吧,聖圭。」

FIN.

  幾個月後開播的Infinite的真人秀,儘管忙碌還是(被自家隊長硬拉著)死守本放的龍俊亨終於大概明白金聖圭那日的情緒不穩從何而來,聽著尹斗俊在耳邊的絮絮叨叨,大概是有關乎這種換隊長太殘忍了吧什麼我可不想試之類的話語,但是尹斗俊眼中閃過的躁動情緒倒是讓龍俊亨心情滿好的。

  看來你只有來找我啊,聖圭。

  聽著一旁尹斗俊哼唧就這麼疼他們啊,想起收在自己床鋪邊的金聖圭的那件針織毛衣。這樣也不枉費死守本放所花掉的時間了。龍俊亨想著。

END.



 情緒起伏的圭哥來討抱抱的圭哥,龍少女真萌啊~~~雖然我是個圭ALL實際上本來也是要寫圭龍,但是因為圭哥不知道賣什麼萌唱的Shadow讓我心情整個很好,最後也有一點點斗→→圭啦(希望不要介意啊我就是想讓斗俊插花),想讓有點悶的龍少女有藉口死守本放而已。還有不斷差點意外發展開的H劇情,一直想讓圭哥賣肉(因為我好 想 看 啊),希望有朝一日兩位弱體可以一起鍛鍊一下哈哈
 是說標題很明顯就是亂取的吧,本來想說用文章裡某些片段當作標題算了但是看下來只有輪流想睡覺的兩人啊(唉)

  
雖然文章這樣又那樣的變成了圭受,但喜歡圭攻的人也冒個泡吧愛你們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mmxxx0518.blog.fc2.com/tb.php/5-8304bd9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