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伯賢×都暻秀
►架空 /日常
6

  「暻秀哥,你朋友?」邊伯賢所說的「黑黑的人」正看著他們打球,都暻秀只是逕自瞄好目標,輕輕嗯一聲算是回應,「哇嗚,還以為那個奇怪的姿勢會洗袋。」發出了詭異的叫聲,都暻秀拿了球桿就戳他一把。

  「他那個人就狗屎運特別好。」他沒特別轉過去看,俐落的開球,九顆球各自散開,很快的捉定位置又敲下球。很快的一局結束,金鍾仁握著球桿笑得開心,撫上他頭頂的動作再熟悉不過。朴燦烈捉緊時機跑過來,「哦,我同事,金鍾仁。」他自然是發揮了自己好親近的個性,很快的教導朴燦烈的責任落到了金鍾仁的肩上,都暻秀則走回去關心一下看起來心情不太好的邊伯賢。「幹嘛,總算累了哦。」

  他只是沉默著看著都暻秀,然後告訴他:沒有,沒有很累。


  掰啦,公司見。跟隨著收拾好的朴燦烈,走出店外就被邊伯賢一手捉住,看向朴燦烈對方也只是給他一個聳肩:別問我。他的眼神透露出這樣令他無奈的訊息,接著他就開口:「那我先走啦,暻秀啊之後有機會在一起來打撞球。」

  晚風有點涼,路上沒什麼人,就這麼任由著邊伯賢捉著他的手搖啊搖的,沒有人先開口,憑藉著路燈微弱的光,他也看不清邊伯賢的表情到底是如何,會因為自己的冷落而感到心情不悅嗎,或者他只是一時興起,想玩玩牽手的把戲?捏捏邊伯賢的手指,對方感知到了卻沒有任何表示。什麼啊,你可以有親近的朋友我就不行嗎。撇嘴,想撤回自己的手卻發現對方用力地不像話。

  「什麼啊。」
  「都暻秀,我在哪裡?」

  他一臉不明就裡的看著他,邊伯賢只是不斷走著走著,沒有想要解釋的意圖,就一路走回都暻秀公寓底下門口,他始終摸不清邊伯賢一天的起起落落究竟是發了什麼瘋,而他自己的心煩意亂又是源自於何處。邊伯賢才終於看著他,他的聲音輕輕的,像一根羽毛撓著都暻秀的心臟,那樣瘋狂的執著的情感沒有存在,但湧入又竄出的血液載浮載沉著邊伯賢恬淡的香氣,讓他不知不覺的習慣著。

  「你早點睡。」

  他轉身的瞬間,都暻秀想著的是想要捉住他,卻動彈不得,吞嚥口水的聲音都巨大的吵鬧,他一向不喜歡讓事情超出能夠掌握的範圍,可這次不管他如何想,都不能明白該做出什麼舉止是合宜的,而那又究竟是好是壞,他甚至來不及告訴他一聲晚安,邊伯賢的身影已經沉入夜幕。好像太過接近了,才難以捉摸。

  一個好端端的星期天被邊伯賢弄得七上八下的,整理了先丟回他家的他們倆的衣服,慢慢剪掉標籤一件一件丟進洗衣機裡,低聲轟隆的洗衣機才讓心裡繁亂的都暻秀猛的回過神來,啐了口。「媽的,邊伯賢的衣服也丟進去了。」剪了一地的標籤讓都暻秀的煩躁更上了層等級,電話響起他沒看名字,口氣頗差地回了聲:喂。

  「暻秀阿,心情不好?」從話筒傳來的聲音伴隨著一點訊號不良的吱吱作響,那聲音熟悉的像是半年前拋棄他回歸中國的男人。他連忙說了幾句沒有,你後天什麼時候到?他聽了都暻秀慌忙地解釋笑出聲,用著道地的口音說著:「後天的班機是中午到點,你再來接我?」

  草草聊了幾分鐘他就掛掉電話,抹了抹臉還真的有些發困,洗過澡在床上翻來覆去的,想著邊伯賢又想著明天的事,像個女孩而一般為著男人勞心傷神大概總歸不是小老人都暻秀的風格,幾分鐘之後他就捲進棉被之中睡去。只是他的夢裡全是邊伯賢,第一次時緊皺眉頭的、嫌棄吐司卻在看到煎蛋捲放出光芒的、在演唱會傻楞楞看著他的……獨獨缺了吻他的時候。

  醒來發懵的都暻秀總是再想,怎麼每次我就乖乖地闔上眼了呢?

  還得去上班,拿過洗衣機裡已經烘乾的衣物,有些揉皺的他一一拿起拉平再掛到陽台上一次吸收太陽精華,考慮要不要跟邊伯賢發個短訊通知一下,可一天下來邊伯賢倒是像從前一樣,沒有半點聯繫。


  隔天向公司請了假的都暻秀抱著棉被滾來滾去卻抓不回僅存一點睡意,放棄似的揉亂頭髮走向浴室,邊伯賢今天要上班吧?星期五再把衣服給他?嘴邊還含著泡沫,整個腦子轉的那張沒心沒肺的臉孔,繞的他都暈了。

  百般聊賴的摁下遙控器按鈕,轉了轉最後停留在氣象台之上,長的姣好的氣象播報員講解著鋒面或者降雨機率,全從他左耳進右耳就竄出,糊塗的折完衣服,還是將兩人的衣服混在一起了。他可愛的後輩小年糕打電話來給他他才總算是腦袋清明了些。

  「暻秀哥,我找不到你說的資料。」黏呼的嗓音透過電波傳來更是濃稠成一塊,幸好小年糕說的極慢,他還掌握的到字塊,「你可不可以先來公司一趟?」懇求的語氣像是明瞭都暻秀今天是請假,可是話語中染的急切讓他不得不琢磨一下時間,向對方應聲好,小年糕聽見他的回應語氣又捻回平淡,「嗯,等你啊,暻秀哥掰掰。」

  他還沒連結到那小年糕又偷渡了平語,他就已經向他說了掰掰然後掛下電話。身為前輩或者年紀大的都暻秀倒是沒有覺得這多麼孰不可忍,只是提醒他面對主管千萬別這樣。

  會計科的冷氣開得很強,他的頂頭上司正看著預算表沒閒暇理本該休假的都暻秀晃過自己面前,走到自己位置就看到企劃科的金鍾仁跟自己後輩小年糕在自己位置附近聊天打屁。

  「暻秀哥交男朋友了?」他一字一字說得頗慢,都暻秀嘴角一抽,原本黏呼的聲音在都暻秀聽起來卻是分明清晰,卡進兩個巨童的中間打開資料夾,沒耐心地回了句「鬼才交男朋友」,這樣反應讓小年糕倒是彎起嘴角,「暻秀哥不是昨天晚上跟別人手勾手回家喔。」

  伸手跟小年糕要了他的USB,確認檔案正在傳送的都暻秀看著小年糕翻了個大白眼,「手勾手也可以是朋友啊,你們兩個還溫馨接送情勒,不要當我眼瞎。」聽到都暻秀的話小年糕自討沒趣的嘁了一聲,心知無法再從對方那邊挖到半點八卦的他拿到資料就立刻離開,金鍾仁倒是知道不妙也跟著離去,僅留都暻秀苦惱地吹著免費冷氣。

  現在可好,到哪都有你的名字出現。

-TBC-

變得可愛的都暻秀 喝醉酒的都暻秀也太可愛了吧(謝謝PCY站長謝謝PCY站長)
率先出擊的邊大大又要遇到對手ㄌ(啥啦)
正想念著邊伯賢跟都暻秀 最近一直粉紅的害我好心塞ㄚㄚㄚ
我這麼喜愛的你們 會一直喜歡下去的(鐵粉宣言)

#
苦海/看見你的聲音
自從聽了金聖圭唱了苦海之後就很關心這首歌 中午吃飯的時候聽到整個超開心(金聖圭連結(沙小)
吼喔喔喔在memo一個好可愛的金聖圭/Beauty and Beat最後的掰掰太可愛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mmxxx0518.blog.fc2.com/tb.php/20-b9c608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