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伯賢×都暻秀
►架空 /日常

 5

 

  「你的時尚細胞是都死光光了嗎?」邊伯賢看著他一件又一件黑色的衣物,「要不要哥哥上街幫你挑幾件。」嘴上似在詢問,但他已經揪住都暻秀一件褲子,翻起尺寸,「靠、你穿那麼小──」都暻秀終於打過去。

 

  「關你屁事。」搶回自己下半身的衣裳,隨意的扔至床上(理所當然邊伯賢又拿過去好好端詳一次),儘管他也曾經想過要改變黑壓壓的衣櫃,但看了幾件亮色系的衣服怎麼想怎麼搭的都不合適,「現在是怎樣啦。」邊伯賢看似沒有接受到他的碎念,而沉浸在自家衣櫃跟一些衣服上頭。

 

  ──最後的結果是都暻秀被邊伯賢拉至大街上。

 

  他在很久以後才終於知道邊伯賢做的是服裝設計,難怪時不時有些奇怪品味的配件搭在他身上,一些銳利的小胸針之類的,雖然不想承認但是他選擇衣服的品味終究是比只看的見黑色的自己好很多。(邊伯賢還跟他吐槽了好幾次:「你是不是吃到金明洙的口水!」不過當他終於忍不住詢問金明洙又是誰的時候邊伯賢已經找到新的衣服丟給他叫他拿去換上。)

 

  邊伯賢提著不少袋子,有他的衣服也有邊伯賢為自己買的,好不容易都暻秀提出我們休息一下吧的意見被邊伯賢接納,坐到椅子上彷彿幾百年前的事情,點完餐仔細核對著方才發票的邊伯賢確認著然後滿意的點點頭,一臉老子真強的得意模樣讓都暻秀真的很想踹他一腳。

 

  「邊先生,今天可以結束了嗎?」他支手撐著頭,對面小心啜著熱茶的邊伯賢笑了笑,說真的──不做別的,光是他微微垂下的小眼睛跟他討好的笑就足以迷倒許多女性,習慣性咬咬吸管的都暻秀這麼想著,就越發不能明白為什麼要花時間在改變自己的衣著之上,或者與自己出門一事。「我好累啊……」

 

  「暻秀啊──」褪去玩鬧特色的邊伯賢聲音顯得溫和許多,他不懂,他總是極盡溫柔地喊自己的名字(不管在哪裡),等待著自己的視線落入他的眼裡,閃爍著光,「開什麼玩笑,我們還沒走完呢。」哼著前陣子不斷撥放著女團歌曲,看著自己手機似乎在聊天的樣子,很開心。

 

  看著他的模樣都暻秀不知從何開口,落入手機裡的邊伯賢似乎跟他再也不是同一個時空,他想想:也是,他的交友圈跟自己的生活圈那樣截然不同。從哪打來兒的一股厭棄攀上都暻秀全身,但邊伯賢渾然不覺,因為變得不像自己而無法開口。其實更煩悶的是為此而感到不舒坦的自己。

 

  為了,邊伯賢與自己不認識的人正聊的歡天喜地,而感到不安的自己。

 

  「走吧,晚上陪我吃頓飯,想介紹人給你認識。」他笑嘻嘻的,不知何時都暻秀已經開始無法拒絕他的話語,儘管是多麼想要逃離不熟悉的人事物還有他不認識的邊伯賢,可是轉眼間他又會變得觸手可及,是陷阱吧?可他仍舊一腳踏入,還是想要碰到。

 

  碰到的時候能抓牢嗎?他甚至覺得自己現在就岌岌可危。

 

 

  ──我是朴燦烈。他愣愣地接過對方的手,示好般地對方上下揮動著。「我是都暻秀。」他的聲音乾啞,吐出的瞬間他就想把文字吞下,眼神飄移著尋找著水杯,坐在對面的邊伯賢剛剛好就遞了水杯過來。「謝謝。」他拘謹的態度讓邊伯賢笑開,暻秀啊、別緊張。

 

  朴燦烈是比想像中更好相處的人,與他低沉的嗓音一點也不搭嘎的明亮外表讓整個氣氛的活躍起來,儘管都暻秀前半段都是被動的回答著他的問題,可他仍一點也不感到尷尬,「哦,所以是上班族啊。雖然有周休可平常是責任制的吧?超累的耶──」趁著邊伯賢去上廁所的空檔詢問著都暻秀,然後更特意的壓低了聲音,「陪伯賢更累吧?」頓時間,他的動作靜止,尷尬地看向朴燦烈,對方仍然笑的一口白牙。

 

  那視線瞧得都暻秀不知所措,他知道朴燦烈沒有任何惡意,只是純粹的調侃罷了。支支吾吾地卻說不出什麼,對方明瞭般的拍了拍的肩膀,「你今天不是陪伯賢逛了一天,他不踏平那邊的地板真的是不甘願。」語畢,拿起都暻秀前面的雞肉串吃了起來,看著對方講的與自己想的相差十萬八千里,他是鬆了口氣。

 

  「講了什麼?」回來的邊伯賢看著神色各異的兩人開口問,嘴裡塞滿的烤肉的朴燦烈還是回復了他。

 

  「暻秀說要教我打撞球。」邊伯賢的視線停到自己身上,像是詢問:是嗎?是沒有錯,他點點頭,然後把方才上的雞肉串遞給對方,「不如等會就去?」很快吞沒一串雞肉的邊伯賢同意,興致勃勃的朴燦烈就拿起手機搜尋著附近的撞球館。

 

  都暻秀看著姿勢怪異的朴燦烈,「你腳張太開了。」主動捉住他,扳著對方僵硬的肢體,站到另一旁調整他拿球桿的姿勢,整隻手搭上還是包覆不住朴燦烈對他來講大許多的手,有些懊惱,但動作貼近許多,兩個人似乎也變得親密許多,比起方才都暻秀對於朴燦烈的玩笑話比較有了反應。

 

  「暻秀真的很厲害啊……」為了姿勢弄得許久的朴燦烈久違的也感到疲勞,提出要休息的要求,都暻秀走到另一桌,看來是認識的?他看著從剛才就默不作聲的邊伯賢,一開始便推卻說有點疲勞,先看著他們動作的他坐在一旁,好笑的推了他一把。「看到我跟暻秀那麼親密所以生氣了?」

 

  「還好。」視線一直固定在都暻秀身上的邊伯賢懶散的回覆,「總不能說我現在更不爽那個黑黑的人吧?」聞言,朴燦烈也看向另一桌,他口中「黑黑的人」正揉著都暻秀的頭笑著,距離稍遠所以交談的話語勉強聽得斷斷續續,邊伯賢的臉上掛著笑容卻沒有笑意。

 

  「可是暻秀似乎沒有你想的對你那麼無關心啊。」拿過放在一旁的球桿,邊伯賢自顧自地走向檯子,跟上的朴燦烈看著自己朋友大概一陣怨氣,也不再多說什麼,看著他一個人布置好開始。

 

  不管怎樣都好,快點回來吧暻秀。不想獨自一人面對暗暗發洩著怒氣的伯賢,朴燦烈在心底吶喊著,卻沒有換得另一桌打得正歡的都暻秀一瞬注目。

-TBC-

自從懶惰就會忘記發文
另一個原因是存稿快不夠了不過也在寫另一篇伯都
希望在我學測前這兩篇都能夠問世(殺小)
這篇感覺好過渡喔不過就是想寫他們開始日常的生活+很明顯就是都有意思的兩人
之後再見(話說我買ㄌ一個我很愛的墨鏡)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mmxxx0518.blog.fc2.com/tb.php/19-a0c00c0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