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伯賢×都暻秀
►架空 /日常

3

  他很準時的在與都暻秀約定好的時間到來。比起上星期精神好多的都暻秀穿著一件格紋襯衫跟牛仔褲,平常只看都暻秀穿像小朋友的棉質T恤跟運動短褲的邊伯賢倒是有些吃驚。「哇,我還很怕你穿卡通人物的衣服出來。」

  「要我回去換嗎?」都暻秀拉好安全帶,一副大爺我還想在睡個一下的態度表露無遺,邊伯賢彎彎眼角,彷彿昨天的精神崩潰只是雲煙,盡責的做個好駕駛,一路上撥放著少女時代的歌曲一直到了會場外邊。期間都暻秀跟他講了一點話,一點點的意思是指只有一兩句。「你真的很喜歡少女時代啊?」

  不過更讓邊伯賢意外的是都暻秀真的很專心的在喊應援詞。

  聽見偶像的聲音,轟天震耳的尖叫聲以為會讓都暻秀感到不適,但是偷瞟了幾眼那個小孩,倒是還滿樂在其中的……揮動著螢光棒的手腕因為燈光感覺蒼白許多,平常瞪著自己看的大眼睛映著五光十色,總是喊著自己滾開的嘴也笑成漂亮的桃心,吐露著一個一個邊伯賢熟悉的姓名與歌詞。

  他們站在搖滾區,被狂暴的歌迷擠得幾乎貼在一起,被邊伯賢瞧得不好意思起來的都暻秀推了他一下,朝他笑得好看。「    」因為尖叫聲而完全聽不見的聲音,他擰起眉示意他大聲一點,都暻秀只好捉住他的肩膀,湊近他的耳朵。

  專心看啊。幹嘛一直看我?

  呵出的熱氣拍在他耳朵上,卻像竄進了他的心裡。

  很燙、很熱。連少女時代的握手會都沒有那麼難以自持。


  ──找錯人了。真的找錯人了。後來的表演幾乎都在恍神跟看著都暻秀度過,雖然意外的收穫是都暻秀可能也是同好,但是讓自己完全錯過表演真的都是都暻秀的錯。後來按照預定計畫去吃飯喝酒的邊伯賢也十分心不在焉,戳戳他的手背,小心看望自己眼色的都暻秀變得真的很可愛。

  「哎、伯賢,你怎麼了?剛剛演唱會也心不在焉的……」看著自己喝了一杯又一杯的酒的都暻秀終於開口,邊伯賢舔舔溢出的酒汁,看著都暻秀,他想自己真的變得很怪,超級怪那種。

  接吻,想吻他。儘管這種想法也不是第一次出現,他也實行過很多次,可好像沒有這一次那麼令他心動。不是想要跟他做所以想接吻,不是想討好他所以想接吻,僅僅就是,想好好的吻他一次。但是真的想這麼做的時候卻卻步了。他看著都暻秀,仍舊帶著迷茫不解的神色。

  「沒有啦,好久沒站搖滾區了,覺得很累,可能老了吧?」──從都暻秀眼裡讀到的是真切的擔心,他接著開口,那等等我開車吧?講話的樣子有幾分相似電視廣告說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的人,他聳聳肩,算是同意都暻秀這個提議。「你是少女時代的飯啊?」

  「以前迷過一陣子啦,很久沒看了。」沒有順著邊伯賢心意喝酒的都暻秀堅持著一定要有個人開車,夾著生魚片吃著,「啊你這樣沒看到不會很可惜喔。」可惜啊,可惜死了。邊伯賢沒有將這番腹誹說出,只是逕自喝著酒。「明天不用上班?」

  「早就請假啦,想說結束要跟你做一次。」
  「變態。」


  熟練地打檔,安分坐在副駕駛座的邊伯賢看著都暻秀似乎越來越熟稔自己的車,這到底是不是件好事可真難說。「欸,在車上做一次的話……」吵死了,你不是很累,睡一下到了再叫你。平穩的速度跟酒精搖晃著邊伯賢原先清明的意識,他想這樣也好,睡一下子就好,最好醒來就能忘記對都暻秀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


  隔天一早邊伯賢睡在都暻秀的床上,襯衫被褪去,看來是被都暻秀套上他的棉衣,緊繃的牛仔褲也被他換成方便活動的運動長褲,雖然不是沒有脫光看過,但毫無意識的被扒光感覺真奇怪。他熟門熟路地打開都暻秀櫃子裡的飯店那種牙刷,拿過他常用的毛巾擦了擦。「感覺真像我們早就是一家人了。」他掛回原先擺放的位置,笑了笑。

  餐桌上不再是吐司,而是再簡單不過的荷包蛋跟熱狗,一旁還壓著小紙條。「我上班,吃完拿去洗,冰箱有牛奶還有果汁,鑰匙我放在門口出門要鎖,下次再還我,昨天謝謝。」看著簡單乾淨的字跡讓他忍不住笑了出來,是呢,都暻秀的字感覺就像寫成這樣。聽從他的指令至冰箱倒了杯牛奶,是說要謝什麼啊?想了想昨天好像沒做什麼值得感謝的事,吃完早餐他還是想不透。

  遵照著都暻秀的指示在玄關的櫃子上的發現他的錢包、車鑰匙,還有都暻秀的家門鑰匙,這東西他不是很陌生,畢竟每次來他家的時候都會看見他拿出來。他看了一下子,伸伸懶腰便走出門,鎖上門讓他有一種奇妙的感覺,好像自己真的成為這個家的主人一般……甩甩頭,特地請假的今天才不是真的為了做那種事呢,嘆氣,看著手機上傳來簡訊的哥哥就感到一陣煩悶。

  「喂,哥呀?我等等就到了。」

-TBC-

去年好不容易維持了沒有去看醫生的成就結果今年初就生了兩場大病TT
星期一的自主放假不知道該說好或不好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mmxxx0518.blog.fc2.com/tb.php/15-28015e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