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伯賢×都暻秀
►架空 /日常



1

  從廚房就開始展開的運動。原本是看對方被業務(應該是吧?)糾纏想說做個宵夜給他吃,千算萬算都沒料想到是自己在廚房被別人吃了。苦苦哀求著對方至少到房間再繼續,可這個人倒不是一般的難溝通,硬是要自己在這裡射了一次才好不容易到了客廳。

  幾乎是在廚房就已經認清明天要收拾很多東西的都暻秀也不是第一次讓對方不戴套子就做了,不過,真的,感覺不太好。

  對方並沒有因為工作上的疲勞便立刻翻身睡去,而是好好地把他抱到浴室裡沖洗,讓他想到大概真的是主動的一方會比較佔優勢,不然自己根本是腿軟到只能掛在他身上讓他亂摸。

  只是這個人,不是他男朋友。

  是砲友。


  隔天一早都暻秀先掙脫開邊伯賢緊緊抱住自己的雙手,坐起來讓視線回復以及仔細想想今天到底該從哪裡收拾起。──當然這個人大概是有先清過了,但是患有潔癖的自己是不擦一遍就放心不下來。幸好今天是休假日,身旁的人因為自己的掙脫而哼著,也沒有要起來的意願,對方今天也是休假日啊,才會這麼放任他。放著他在自己床上繼續睡覺,看這勢頭大概他早餐煮好再來叫他都綽綽有餘。

  首先走入浴室梳理一下自己油膩的臉,都暻秀邊刷牙洗臉邊想起昨天沒弄完的青菜大概沒有壞掉,還好昨天啤酒都還沒拿出來,不然酸了一手啤酒怎麼想怎麼不划算。把自己髒掉的衣服倒入洗衣機中,聽見老舊的機器轟轟作響才確信他開動的走開,見到覘板上切到一半的蔥想到就有氣,而泡了一個晚上水的菜葉,今天解決掉好了。

  先把幾片吐司放下去烤,收個客廳應該夠時間。回頭瞥了眼比想像中完善的沙發,想邊伯賢收拾還真的收拾出個心得了。把桌上四散的紙張收進紙袋裡,那是屬於邊伯賢的工作資料,大概是來調戲自己之前在翻的。收拾整齊放到一旁,沙發上已經印過他們兩個人的東西許多次,想也沒想得從頭擦乾淨。浴室傳來水聲,邊伯賢大概也起床了。

  哦,吐司也烤好了。

  大致清理一下,再度踏入廚房,替邊伯賢的那份抹上草莓果醬,自己的則是巧克力口味的。幾分鐘後一頭亂髮的邊伯賢向他道了早,坐上沙發開啟了新聞節目。「……又是吐司啊?」不知何時摸到廚房門口的邊伯賢看到吐司免不住皺起眉,都暻秀沒有轉過身,只是逕自拿出盤子放上。

  「啊我星期六都吃這個啊,不想吃你自己出去買。」

  說起話來倒也幾分理直氣壯,塞入自己懷中的餐盤還險些拿不好,他吐了吐舌,手一伸攬住都暻秀將他勾到身邊。「不然我們做的時間改一下?」拖著邊伯賢坐上沙發的都暻秀是果斷地搖搖頭,咬著吐司邊的動作像是隻小倉鼠。

  「不要,好累。」似乎參點鼻音的話語看起來就像在撒嬌一樣,讓邊伯賢忍不住笑了出來。「笑屁喔。」都暻秀不再看向他,只是逕自吃著吐司配著牛奶。安靜地啃起草莓吐司的邊伯賢也跟著看起電視新聞。

  「說真的,不換時間也換個早餐嘛──」穿著皮鞋卻穿著都暻秀的T恤,以及為了完整性穿上的西裝褲真的是怪到不行,邊伯賢扯扯衣服,卻接到都暻秀的不要拉壞衣服的一點也不體貼的話語。「我下次帶幾件衣服褲子來換喔。」

  「快滾啦,衣服自己帶回去洗。」


  邊伯賢,跟都暻秀當了砲友大約半年多的時間,兩個人可能只有在SEX方面特別契合,除此之外兩個人還沒找到任何共通點。見面就是做那種事,交換電話也是為了若有突發事件的話方便連絡罷了。

  手指敲打著方向盤,想起穿著圍裙的都暻秀會覺得性感,不得不說都暻秀作為床伴來說是個極佳的人選,總是恪守著什麼原則而忍耐著的都暻秀對他來講有著致命的吸引力,又不會像之前的床伴一樣膩人,還會煮菜(雖然還沒吃到就是了)。隱隱約約期待著下一個星期五夜晚的邊伯賢大概也是瘋了。

  嘩,突然好想彎回去再做一次。

  都暻秀的電話應景的響起,某次無聊的早晨他將都暻秀的手機號碼設成特殊的鈴聲,愚弄著看起來不爽而且累翻的都暻秀,喜孜孜的接起電話,這小子什麼時候那麼懂我了?「喂、暻秀啊,這麼快就想哥哥(오빠)了?」利用免持聽筒接起電話,果不其然的接到對方一聲嫌棄的嘁。

  「哥哥(오빠),你的東西沒拿。」學著邊伯賢語氣喊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的結果是自己,收拾完廚房才發現對方桌上的紙袋沒帶走,掐了掐時間,邊伯賢大概還在路上就要他回來拿,要是重要的東西可就不好了。

  「啊,真的?」他愣一下,右手摸了摸旁邊以及後面的座位真的都沒摸到自己的紙袋,「你等等會在家吧?我現在回去拿。」

  「快點來,哥哥(오빠)。」就算噁心還是持續到底的都暻秀說完後直接掛了電話,揉揉疼痛的腰部,沒任何計畫打算在家裡廢一整天的都暻秀等待著邊伯賢的到來。瞇起眼,心裡盤旋著超想睡覺的諸如此類的話語,快點來啊邊伯賢……

-TBC-


久違的連載TUT,約萬字左右
繼續冷CP 受不鳥熱門ㄉ我
要開學了好煩ㄛ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mmxxx0518.blog.fc2.com/tb.php/13-f1fed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