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伯賢→←都暻秀邊伯賢×金太妍
現實背景下的架空
►背景是巴塞隆納旅行/H有請慎
►我愛的都暻秀生日快樂(雖然過了很久),我愛的金鍾仁也生日快樂(雖然我文真的有點馬不出來)






  他就想阿,都暻秀這小子平時不瘋,但是瘋起來真的不是人。

 

避難所

出事了才會來

 

  本來朴燦烈說要跟都暻秀一間房,但是不知怎的跟著自己進房間的是都暻秀。他從坐上保母車以來就沒什麼好表情,不清楚是不是水土不服還是單純不爽。──可是是出來玩耶!在免稅店試香水的時候明明感覺心情還不錯。

 

  邊伯賢看著都暻秀進入房間後就開始收拾行李跟從粉絲那裏拿到的禮物,似乎盤算著是否該先寄回韓國,突然想到好像很久沒有跟他同房,小腦袋在那兒晃呀晃的模樣也很久不見。除了看影片以外自己見著他的地點就是他或自己床上。儘管金鍾大已經面色不善的向他警告過好幾次:有女朋友的人少來招惹暻秀。

 

  「Dyo,身體不舒服嗎?」

  「沒有,有點累。」

 

  啊啊是嗎,向他點點頭,接著一陣狂亂的敲門聲。「收拾好就先去樓下集合。」傳來的是朴燦烈的聲音。Soulmate似乎也在偶像金鍾仁的拜託之下無論何時都把都暻秀跩在身旁,雖然對方沒有察覺到,也一直跟朴燦烈這麼打鬧著,可邊伯賢就會不自主地去在意著環繞在他身旁的是什麼人。

 

  啊,對他投注太多的關心也不是什麼好事呢。比起以前逗弄起來更加困難的暻秀確實讓邊伯賢費了更多心思,反倒是跟其他人更加接近,深夜一起去看電影的對象也是變得很親密的前輩,無論怎麼說都有點傷心呢……邊聽著拍攝說明一邊思考著這些事情的邊伯賢內心有些混亂。慶幸的都暻秀也還是注視著自己。

 

  「伯賢、伯賢……邊伯賢!」

 

  可是、他好像再也不把自己放在心上。回過神的邊伯賢應了都暻秀一聲,但是腦海淨是一些無關工作的事情,經紀人有些不滿地盯著他,他也只得乖順的低下頭。

 

  真像是自己馴養好的小動物就這麼突然的與他人親近。心情一直紊亂到回房都尚未平復,他眨眨眼,看著都暻秀一身黑色單品,百般聊賴的划著手機在聊天(畢竟都暻秀對任何社群網站都缺乏了點興趣),他並非沒有想過趁對方去上廁所時偷看他的手機,但是(非放送用的)鎖喉他沒事就不太想嘗試。

 

  許是平常自己就是較沉默的個性,都暻秀也沒多搭理自己,就是不斷做著自己的事。「……Dyo,我對你還不錯吧。」沒有語尾的上揚,也沒有視線的碰撞,都暻秀看過去邊伯賢似乎像在自言自語,但他明白是自己上傳了奇怪照片邊伯賢才來搭話。

 

  「伯賢明明很卑鄙的。」(只有這種時候跟某種時候才會主動)

 

  當然邊伯賢知道那所指為何,於是直到朴燦烈打電話叫都暻秀下去大廳為止……他們沒有再講任何一句話。

 

 

  看向房門,走進來的都暻秀似乎喝了幾杯酒,走路有點歪斜,才想到:啊、原來朴燦烈帶他去喝酒。也不是什麼壞事,仔細想想好像還沒跟都暻秀單獨喝過酒呢。手機響起,沒有察看是誰就放任它響。看著都暻秀似乎在尋找換洗衣物,他停頓了會,然後開口:「剛剛許了什麼願,我想知道。」笑容依舊是那樣沒心沒肺似的。但是都暻秀只是抬眼看著他。

 

  「電話響了,不接嗎?」

 

  旁邊閃著光的屏幕顯示著「太妍姊」,不滿的碎念著老是無視哥啊一邊滑開,屬於少女的甜美嗓音鑽入耳內,不外乎是些慰問,沒有事前跟她說聲自己要出國,想她大概現在在公司練唱吧。隨意地閒話家常,目光也就沒有再放在都暻秀身上,就坐在床沿漫無目的地轉著西班牙語的節目。

 

  然後,都暻秀就靠近了他。──正確來說是他的下體。

 

  略帶冰涼的手搭上寬鬆底褲,靈巧地拉下那條短褲,邊伯賢邊講電話邊瞄向都暻秀看他究竟抽了什麼瘋。白皙的手就這樣捉住了他的陰莖上下嚕動著,他不免吸了口氣,用口型問著,你在幹嘛。都暻秀沒有理他,像在替自己自慰一般不時摩擦著他的頂端,聽著邊伯賢壓低聲音跟金太妍說話似乎讓他很愉快。

 

  趴在他的腿間,小心翼翼地伸出舌頭,琢磨著該舔哪裡才好的都暻秀在邊伯賢眼裡有種說不出的情色,他難以形容現在的心情,女朋友正在電話那頭分享著今天的行程,可他的注意力只能分給在自己身下一晃一晃的小腦袋。「伯賢,你在忙嗎?」

 

  「啊,沒有。」極力忽略那個大概是在發酒瘋的小朋友,克制著把手壓上他的後腦的衝動,說服著自己是因為在講電話不方便推開都暻秀才會讓他亂來……「剛到有點累。」話語落下他感受到對方舔了下頂端的深深惡意,將空著的手蓋上眼,想要不去意識他的舉動卻徒勞無功。

 

  「太妍姊現在在幹嘛?」他轉了個話題,不曉得都暻秀會不會覺得自討沒趣而離開,可是似乎含得更深了,濕潤的口腔跟偶爾使用牙齒輕觸著都一再刺激著他的感官。不經意地低頭一撇,看著努力吞嚥的都暻秀早已無暇顧及唾液,順著輪廓滑下的液體終於讓他伸出手去碰觸對方。有點粗魯的抹去對方的口水,他順從意志將手扣住他的後腦,以自己的速度按壓著。接下來跟金太妍的對話都心不在焉,只聽見都暻秀發出嗚咽聲,他困難的吞嚥都讓自己帶來快感。

 

  最後金太妍好像說有點事,然後叫他早點休息。掛線的聲音像是某種預告,將手機隨手一甩就扯住對方的髮。用力地往自己的下體壓去,考慮到似乎會無法呼吸,他放鬆力道、接著就毫無提醒地射了。

 

  都暻秀看起來也有點錯愕,但是幾秒後他便看著他的喉結上下滑動,隨著陰莖拔出來不及吸回的精液從嘴角滑落,他用手背擦去然後抹到邊伯賢的小腿上。「你在幹嘛啊?」他有點無奈,都暻秀一連串的舉動都讓他心焦。

 

  今天怎麼早點休息。

 

  「你自己的東西還嫌髒啊。」都暻秀擦了擦嘴就拿著換洗衣物走去浴室,猝不及防的就被邊伯賢扣住,「對不起,打擾你談戀愛。」邊伯賢的臉色不禁有些複雜,嘟噥著根本沒道歉的意思啊,施力便將對方拉到腿上。

 

  「喂……」惡意的用自己又再度硬起來的地方頂著他的屁股,「道歉也該有點誠意。」伸手掐著他的臀部,帶著明顯性意味的揉捏,聽見都暻秀小小聲的嗚咽他覺得真的什麼都不好了。

 

  「你還要什麼……」他低低的聲音像是帶有渴求,邊伯賢不確定自己的念想是否正確,卻只是將手伸進他較為單薄的衣服底下,捏了下那個小小突起,對方小小的聲息都讓他覺得更加難受。一把將手鑽入他的褲子裡,幸虧在朴燦烈帶走他之前先叫他換輕鬆點的服裝,不然穿著緊身褲實在難以動作。

 

  「……耶,明明也硬了。」他小小的笑出聲,脹紅的都暻秀的臉加上微弱的喘息聲讓邊伯賢更加快了手中的動作,「先讓你射一次?」抱著都暻秀坐上他的床,換洗衣物就被遺落在地上,冰涼的手似乎讓對方感到些許的不適,想掙脫卻又不敢動作,只剩下他從嘴邊溢出的呻吟填滿整個空間。

 

  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卻難以自持的顫抖起來。體認到此一事實的都暻秀正在發顫著,究竟是害怕的。昂起頭接受著邊伯賢許久未至的親吻身體變得更加燥熱,可手邊終究是沒有停止的套弄他的分身,邊伯賢相較於他總是充滿餘裕的行動著,不切時宜的思考著一般事實的都暻秀叫了一聲。

 

  「別想其他事啊,暻秀。」

 

  喊他暻秀彷彿已經是許久以前的事情,反正最近是沒有。他覺得自己變得如此不對勁一切原因大概都是喝了酒的都暻秀變得十分誘人。小心翼翼地在對方分神在前頭時,不斷愛撫著的後穴也是冷不防地插入食指抽動。

 

  配合著前端的摩擦速度,後頭的動作似乎帶給了對方雙倍的快感,趁著興頭又再度放入另一根指頭,看著都暻秀愈發硬挺的分身他只是惡意的加快速度。

 

  「喂、太,啊……太快、了!」想指責的話語也說得支離破碎,邊伯賢不由得笑出聲,倒也沒有理會的意願。前後的快感將他的意識剝離,嚙咬著他的耳朵終於讓他射了出來。

 

  劇烈的喘息,他熱燙的液體被邊伯賢拿來做為後頭潤滑的工具,都暻秀努力忽略從各方傳來的淫糜的聲響,無論是從他嘴裡洩出還是從其他部位發出的,邊伯賢停頓了會,都暻秀看著他,聲音彷彿上蜜一般甜膩。

 

  「怎麼了?」

 

  邊伯賢似乎苦惱著該如何開口,他只好俯下身,果不其然都暻秀的反應是避開,轉而舔舐他的耳垂、呵出熱氣,「哎,我想吻你……」邊伯賢的聲音沉入耳裡,鑽進大腦被分析處理成為塊狀的文字壓在他的心臟上,都暻秀沒來的及說出隻字半語,熱燙的溫度便擦過唇邊。他只是在想,真的喝了不少酒。

 

  捲起他的舌頭,對方一開始還有些抗拒,爾後便任由他討好般的啄吻,邊伯賢還以為自己也醉了。跟都暻秀的接吻也真是久違了,交纏著舌頭,不若都暻秀而十分游刃有餘的邊伯賢這麼想著,自從與金太妍交往後便默默避開這種舉動的他,也難怪方才對方的第一反應是閃躲。

 

  抑制不住的滿腔笑意逐漸擴大,他又再吻了一次,溫柔許多。

 

 

  聽著都暻秀越發高亢的叫聲,手指像是在探索一般攪動著,「啊……你平常可沒、啊,那麼有耐心……」對方泫然欲泣的指控著他的好心,使得他不免有點失笑,嘴上嚷嚷著呀、小子,這可是你自找的。他完全褪去他倆下身的障礙,將自己早就難以忍耐的下體挺進他的後面。

 

  不管做了幾次還是很緊。忍著射精的衝動緩緩抽插,對方難以適應的顫抖總是會讓後頭一縮一縮,擰眉拍他白皙的屁股要他放鬆,他就哼哼著、似乎隱含著怒氣。

 

  「說的簡單……啊!」

 

  邊伯賢大力搖晃著都暻秀的身體,扣住他身子不斷加快的速度,無法阻止的破裂的呻吟從雙唇溢出,混雜著噗哧噗哧的水聲,摸上對方前端配合著自己的速度嚕動著,勉強算是一種報復,差點讓自己在女朋友面前高潮的惡意。對方的嗚咽聲中似乎參雜一點破碎的文字,但他想,大概又是在罵自己吧。

 

  唯一聽得懂的單詞竟然是自己的名字。

 

  對方喊著自己名字哭泣的模樣讓他的壞心眼冉冉升起,想讓他更加不完整啊……啃咬對方腰際,留下一個又一個淺淺的牙印,對方苦於自己舉動卻也無法移動讓自己心情更加攀上高點,腦海裡只沉浮著快感,在身下那人明顯收縮的時候清楚對方大概也快到了,於是更用力的衝撞。

 

  高潮時也沒多想就射在對方體內,而都暻秀也就這麼射在他今晚應該要睡的床鋪上。邊伯賢就想:啊、今晚一起睡吧。他抓起都暻秀,對方似乎又更瘦了,窄小的骨架搭上那卻意外長胖的圓臉頰,走向浴室梳洗。對方簡直是整個人掛在他身上,讓邊伯賢忍不住嘟噥壽星也不是這樣吧,卻還是心甘情願地幫他洗澡,

 

  都暻秀沒有詢問他任何一個尖銳的問題,讓他心想這次的性愛算是完美,想起帶有鼻音的聲音只嚅囁自己的名字就全身顫慄。都暻秀的反常大概都源自酒醉跟疲憊,還有壽星的喜悅。在不知何時展開的兩人奇妙的關係,大概好一陣子都不會結束。

 

  都暻秀說自己是「卑鄙的傢伙」,那也都無所謂了。

 

 

  「第三個願望,」因為床髒了,所以一起睡在邊伯賢床上的都暻秀小小聲地開口,邊伯賢愣了下,互相背對著所以也不清楚彼此的表情是如何,他只是打了個呵欠,想假裝帶過這個問題。

 

  「不是說出來就不會實現了嗎、快點……」

  「沒關係,反正也不會實現的。」

 

  都暻秀打斷他,邊伯賢只好翻過身,卻沒有預想的與都暻秀正對目光,他不寬的背部緩緩顫抖,卻沒有選擇安撫他的不安,他想正如都暻秀所說的,他太過卑鄙。儘管打從心裡牴觸對方對自己的評價是多麼的負面,卻又期盼著都暻秀說著過火的話語來責備自己。

 

  邊伯賢顫抖的指尖摩娑著他背部的紋路,不甚專心地等待著。

 

  「我啊、想要你喜歡我。」

 

  邊伯賢笑出聲來。

 

  「是呢。」

 

  都暻秀只是隨著他笑了出來,笑得肩膀一顫一顫。

 

  「反正早就不可能了。」

 

  邊伯賢聽著都暻秀隱忍的抽咽透露出無助,冷冷地看著,與都暻秀身上的香氣混雜一塊沉浮於他的血液,他仍舊看不懂都暻秀一分一毫。可是、他始終記得手機裡躺著的那些訊息,說著的我愛你啊。

 

 

  都不是對他說。

 

-FIN-

 

  「生日快樂,暻秀啊。」

 

-END-

 光看H地方就知道我是一個很煩在做愛的時候還要講話的人,一理由是我羞恥心無法打出破碎的呻吟聲,二是我很煩很多刪節號。琢磨很久做愛到底要怎麼收尾,明明就是抽插射的過程我好像打得太繁瑣,有機會會在改進,肉要怎麼馬才會好吃,苦惱好久。

 利用了現實背景伯賢有女朋友的事情,其實是一直迴避的但是我真的很喜歡這種題材……?情不自禁還是拿來用了,明明是Dyo生日才打的文卻依舊是讓人心情不好的題材,自己想想也有點悶。但是我真的很不會打甜文……真的。

 唉唷好想去看鹿哥,但是我沒錢,怕我一個人會哭。想那時候我也是拋棄段考一個人聽著GROWL崩潰,哦真煩(但是我還是有錢就去看,拜託不要太快下檔)還有我好想寫鹿包,包子哥太可愛。

 另外在廢話一件事就是我把CP改成正名,沒有為什麼就我突然想到就改了。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mmxxx0518.blog.fc2.com/tb.php/12-49d919f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