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助教伯賢xi×大四生都暻秀同學
►K-POP
真人CP
►是架空/年 齡 操 作



  PART-4/東西丟了就要找回來

  「伯賢。」

  在門邊躊躇許久仍舊是小心的敲了門,也在意料之內的沒有得到回應,都暻秀有些沮喪。是與伯賢難得的爭吵拉開了一日的序幕,外頭還下了初雪,難以想像這樣的日子自己必須得坐在沙發上瑟瑟顫抖,只因為邊伯賢把房門鎖住自己連條毯子都拿不到。

  宿醉引發的頭疼讓他的腦袋更加混沌,果然喝得太多。回溯著昨天晚上被勸的不知道幾杯黃湯下肚,記憶的斷層讓他深刻理解到為什麼邊伯賢會生氣成那樣,門窗明明都緊緊的關上卻還是不斷下降的室內溫度,手指都凍的紅。像冰塊一般僵的邊伯賢的臉又再度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明明就在一公尺不到的臥室裏頭的邊伯賢。

  現在在做什麼呢?

  並不是不知道邊伯賢的脾氣,卻因為酒醉頭疼衝著他講了幾句,果然衝動就會誤事啊,都暻秀一邊懊惱著一邊緩慢移動去廚房尋找有沒有解酒藥之類的物品。



  躺在床鋪上,另外一邊自昨天晚上起就是沒有溫度,卻隱隱殘留一點屬於都暻秀的香氣,思索起自己看見金鍾仁扶著上來的都暻秀,似乎醉的有些過火,攤在自己身上好一陣子才回過神發現到了家。難以自持的念了兩三句,卻換得小傢伙幾句讓人不舒心的回應。

  遏止不住的怒火就開始蔓燒,心知都暻秀不是好惹的卻消停不下,到最後首先停下的都暻秀坐在沙發上小小的嘆息,煩死了。不知道該做何反應的自己只得先進房間,想盡辦法熄滅自己從心蔓延開來的異樣感受。是焦躁、也許是忌妒,無法冷靜下來的源頭是從那樣可愛的酒醉的都暻秀竟然是被別人摟著,只要一不小心、都暻秀轉瞬間就會傍在他人身旁,一想到那樣子的暻秀便難以忍受。

  明明就是自己的啊……驕傲如自己怎麼能夠忍受他消失的可能性。

  「伯賢。」

  怔愣了會,始終卻是沒有將門打開。明明只要開門就能夠納入懷中的人,一邊責怪著自己的矛盾、一邊聽著他緩慢踏離的腳步聲。翻過身拿起手機就撥出去,會接嗎?會接吧……在無數的鳥叫聲之後那個人的聲音傳出來。

  『幹嘛,要還錢囉邊伯賢。』

  是不是找錯人了,邊伯賢在心裡這樣暗忖,但是別無他法,只能問他了。

  「自己的東西、」
  「如果被撿走怎麼辦?」

  『蛤、你白癡喔……』電話那頭似乎很忙,金鍾大的聲音也有點斷斷續續,『啊不會找回來喔。』

  對面傳來吵吵嚷嚷的聲音,沉下聲的金鍾大說話似乎十分有說服力(但是也極有可能是金鍾大在唬爛自己),他如是想。「謝啦,想到再還你錢。」

  『幹。』

  不出所料髒話完是一串嘟嘟嘟。邊伯賢關閉螢幕,將手蓋在眼上吃吃的笑了起來。一旦下定決心道歉了就立刻起身走出房門,看著都暻秀的小腦袋在廚房那兒晃呀晃,就走向前圈住對方。小傢伙似乎過於專注於尋找東西,被他突如其來的擁抱給嚇得顫抖。



  「對不起啊,哥太兇了。」
  「蛤、」

  妄圖掙脫開邊伯賢的都暻秀在驚訝之餘只發得出這樣的困惑,手指輕觸上他的腰腹,狀似無意的揉捏著,全然限制住他的行動,不安的還帶有點酒氣的小朋友絞著自己衣服的一縷,帶著愉快心情的邊伯賢欣賞著侷促的都暻秀,嘴裡嚅囁著「隨便啦先放開我……」諸如此類絮語,確信對方沒有生氣更加張狂的將頭顱靠上他算是窄小的肩膀上。

  「但是、」
  「下次還是不準喝得醉醺醺地還不通知我一聲。」

  知道自己錯了一般微微垂下頭的都暻秀悶悶地回了句知道了。邊伯賢這才滿意地放開禁錮對方的手。但隨即又再度擒住。

  「還有,不要太常跟吳世勳還有金鍾仁出去鬼混。」

  這哥真是要瘋了。都暻秀透過眼神試圖傳遞這樣的訊息給對方,但是邊伯賢拒絕接收。無可奈何答應下來,下一秒、嘴角感知到的濕潤的觸覺,伴隨著那過於熟稔的香氣一併傳達至大腦,像是習慣一般的閉上眼,細細琢上乾澀的起皮,都暻秀的手只得抵上對方的胸膛,卻也不是真心的想要推卻。

  比起平常都太過有耐心的邊伯賢的親吻,輕輕嚙咬著上唇卻又旋即轉而吸吮著,不斷反覆舔弄著的舌尖卻沒有鑽入口腔,混雜著自己呼出的酒氣跟邊伯賢柔軟的香氣,差些就要耽溺在這樣氛圍的都暻秀在唇瓣分開後趕緊呼吸新鮮空氣,寒冷的空氣竄入胸腔,卻緩解了他緊張滾燙的血液跟與酒醉時相差不遠的渾沌思緒。

  「快去洗澡,幫你熱解酒湯。」

  笑的太過溫馴,可都暻秀沒有錯過他黯下去的眼眸,隱藏著一片不平靜的汪洋。沒有聽從對方的話,反倒將手搭上對方的肩膀,討好般的湊上去親吻臉頰。聽見邊伯賢笑了出聲,小心翼翼觸碰對方嘴唇的手指,好整以暇的等待著都暻秀,小傢伙總是會帶給他更多的驚喜。


  「伯賢,對不起。」


  卻出乎意料的紅了眼眶,大眼瞬間凝聚了霧氣,暈染了眼前人的身影。許是宿醉頭痛(都暻秀想這麼說服自己),眼睛就很酸很澀,但死活都不能眨眼,至少在離開這個空間之前。

  「暻秀啊,不要哭。」可是那人是邊伯賢,從不襯他心意的邊伯賢。(在他看來)荒唐的流下淚,在這樣寒冷的天更加炙燙的眼淚幾乎灼傷臉頰,毫不溫柔的擦去他的眼淚,似乎變成邊伯賢更不拿手應付的情況。「不是想讓你哭啊。」

  
  「喜歡哥,喜歡伯賢、」
  「所以不要不安。」

  將頭抵在邊伯賢肩上的小傢伙,抽抽鼻子,打結了好一陣才將完整的句子說出,他的都暻秀才不是會說這種話的人,而自己又到底在膽怯些什麼呢。就像金鍾大說的,如果都暻秀敢離開自己的話,無論如何都會再把他帶回來的。無論是誰……又有甚麼好懼怕的。雖然現在才想通。攬緊都暻秀,不顧他的低呼就牢牢地抓緊他。


  「嗯,我知道。」


-FIN-

 都大大出擊時就是禁止迴避嚕。(也沒有機會迴避)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mmxxx0518.blog.fc2.com/tb.php/11-b2d29e3d